接连有5名省部级官员被“处理”。